首页 八卦正文

我魂牵梦萦的台北 林青霞重回老家永康街

菲律宾娱乐 八卦 2020-01-02 7 0
林青霞 林青霞 我是一片云 林青霞阔别多年回到曾经的永康街住处,熟悉的铁门及胖沙发勾起她的回忆。 林青霞阔别多年回到曾经的永康街住处,熟悉的铁门及胖沙发勾起她的回忆。

朦朦胧胧中,不知有多少回,我徘徊在一排四层楼房的街头巷尾,仿佛楼上有我牵挂的人,有我牵挂的事。似乎年老的父母就在里面,却怎么也想不起他们的电话号码。

二○一九年夏天,徐枫邀请我去台北参加电影《滚滚红尘》修复版的首映礼。有一天晚上,朋友说第二天要去看房地产,对看房地产我没什么兴趣,只随口问了一句去那儿看?一听说永康街,我眼睛即刻发亮,要求一起去。朋友知道我也住过永康街,看完房地产,他体贴的提议陪我去看看我曾经住过的地方,我不记得是几巷,到底三十多年没回去过,仿佛天使引路,我迳自走到永康公园对面的六巷中,在一家门口估计著是不是这个门牌号码,刚好有人出来,我就闯了进去,一路爬上四楼,当我见到楼梯间的巨型铁门,我惊呼:「就是这间!我找到了!」原来梦里经常徘徊的地方就是永康街、丽水街和它们之间的六巷。顾不得是否莽撞就伸手按门铃,应门的是一名十八岁的女孩,我告诉她我曾经住在那儿,请她让我进去看看,她犹豫的说家里只有她一个人,刚才跟着我一起上楼的郝广才即刻说:「她是林青霞!」

最辉煌的电影生涯

拍完第一部电影《窗外》,我们举家从台北县三重市搬到台北市永康街,一住八年,这八年是我电影生涯最辉煌、最灿烂、最忙碌的日子,也是台湾文艺片最盛行的时期。

重重的铁门栓嘎吱一声移开,一组画面快速的闪过我的脑海。妈妈在厨房里为我煮面、楼下古怪的老爷车喇叭声、我飞奔而下、溪边与他一坐数小时、铁门深深的栓上、母亲差点报警。那年我十九,在远赴美国旧金山拍《长情万缕》的前一睌。

走进四楼玄关似的阳台,竟然没有变,一样的阳台,母亲曾经在那儿插著腰指骂街边另一个他。

胖沙发承载旧时光

走进客厅,真的不敢相信,仿佛时光停止了,跟四十多年前一模一样,我非常熟悉的走到少女时期的卧室,望着和以前一成不变的装修,我眼眶湿了,妈妈不知多少次,坐在床边用厚厚的旁氏雪花膏,为刚拍完戏累得睡着了的我卸粧。转头对面是妺妹的房间,走到另一边是父母住的地方,他们对门是哥哥的房间,突然间我呆住了,那张Cappuccino色的胖沙发还在,静静的坐在哥哥的房间中,那是我不拍戏的时候经常坐着跟母亲大眼对小眼的沙发。

我站在客厅中央,往日的情怀在空气里浓浓的包围着我。八年,我的青春、我的成长、我的成名,都在这儿,都在这儿。这间小小的客厅,不知接待过多少个说破嘴要我答应接戏的大制片。琼瑶姊和平鑫涛也是座上客,在此我签了他们两人合组的巨星电影公司创业作《我是一片云》的合约,这也是唯一的一部一林配二秦。在这小客厅里,也经常有制片和导演坐在胖沙发上等我起床拍戏。

小时候住在偏远的乡下村子里,都不知道有台北这样一个地方,没想到有一天飞上枝头,不但定居台北,竟然还有三个台湾总统跟我握手呢。在我二十岁的时候,到中山堂看我主演的《八百壮士》,电影结束了,灯还没亮,隔我三个座位有位先生站了起来,跟着导演和周围的人都站起来了,那人态度温和有礼气宇不凡,导演介绍我是女主角,他跟我握手,我感觉这人的手软得跟棉花一样,从前听父母说男的要手如棉,女的要手如材才好,导演看我愣在那儿,马上加一句,这是蒋经国总统,我还没回过神来,他已经被簇拥著离开了。

老萧迎2020飙歌 热火锅慰劳同仁

老萧(中)昨率狮子LION团员跨年演出。 陈彦允(右起)、毕书尽、李玉玺昨在高雄跨年晚会合体,一开始就为晚会带来高潮。 郭静(右起)、曾国城、王仁甫、路嘉怡昨主持高雄跨年晚会,现场热闹滚滚。 丁当昨在高雄演出陪歌迷迎接新年。 中天、中视独家转播的「爱‧Sharing2020高雄梦时代跨年派对」2019年12月31日在时代大道热闹登场,由曾国城、王仁甫、路嘉怡、郭静联手主持,「老鹰三少」毕书尽(Bii)、李玉玺、陈彦允合体开场,众多歌王歌后包括李玖哲、丁当2019年独家最后一唱,压轴倒数由全能歌王萧敬带来2020年全台首唱,超过30分钟的压轴演出让观众嗨翻。 主持群一开场即引来高分贝欢呼声,曾国城看到台下满满人潮,直呼:「太感人了!」笑说他在台北都要长冻疮了,没想到高雄天气超好。王仁甫说,挥别2019年,2020年就是「爱你爱你」,希望一起用爱和分享度过跨年夜。

见马英九翩翩公子

第二位是他还没当上总统的时候,那是三十多年前的事,在圆山饭店的立法委员鸡尾酒会,酒会中场,走进一位长相、气质和风度都极度完美的翩翩公子,好看得不得了,当他握我手的时候,真希望时间能够停止,让他再多握一会儿,他是马英九总统。第三位跟我握手的总统那时候已经卸任了,有一天我在高尔夫球场,见到一位老先生在开球,那球打得不是很远,但旁边围着的人一致鼓掌,氛围有点奇怪,我见他一个人上了球场的车子,好奇的望望他,见他有点面熟,不敢确定的上前问道:「请问你是总统先生吗?」他微微点头称是,并跟我握了手,他是总统李登辉。

九岁时搬到台北县三重市淡水河边。中兴桥离我们家很近,那时最开心的是大人带我们坐着三轮车,经过中兴桥到台北吃小美冰淇淋。高中读新庄金陵女中,放学总是跟着住在台北的同学一起搭公共汽车,过中兴桥吃台北小吃店的甜不辣配白萝卜,上面浇点辣椒酱,那滚烫甜辣之味至今记得。高中时期,几乎每个周末都跟同学到台北西门町逛街、看电影,我们穿着七十年代流行的喇叭裤、迷你裙、大领子衬衫和长到脚踝的迷地裙,走在西门町街头不知有多神气。我就是在高中毕业前后那段时间,在西门町被影圈中人找去拍电影的。

人生转变如梦似真

搬到永康街后,从此跟台北结下了不解之缘,也从此跟电影和媒体分不开,几乎占我生命的大部分时间,不拍戏二十五年了,出入还是有狗仔队跟拍,我想我跟媒体是分不开了,那就接受吧,把他们当成朋友。

台北的大街小巷、阳明山的老外别墅、许多咖啡厅通通入了我的电影里,如果想知道七十年代台北的风貌,请看林青霞的文艺爱情片。从一九七二年到一九八四年我都在台北拍戏,这十二年共拍了六、七十部电影,台北火车站对面的广告牌经常有我的看板,我读高中时期留连无数次的西门町电影街,也挂满了我的电影招牌。我人生的转变比梦还像梦,回首往事,人世间的缘份是多么微妙而不可预测。

旅行袋装现钞邀戏

白先勇小说《永远的尹雪艳》里的女主角住在台北市仁爱路,仁爱路街道宽敞整洁,中间整排绿油油的大树,很有气质。我喜欢仁爱路,八十年代初,我用四部戏换了仁爱路四段双星大厦的寓所,电影的路线也从爱情片转成社会写实实片,拍写实片,合作的人也写实,那时候手上的戏实在多得没法再接新戏。有个记忆特别鲜明,一天晚上,制片周令刚背着一个旅行袋,旅行袋里全是新台币,拿出来占了我半张咖啡桌,人家一片诚意,不接也说不过去。他走了我把现钞往小保险箱里塞,怎么塞都不够放,只好把剩下来的放在床头柜里,好多天都不去存,朋友说我真胆大,一个人住在台北,竟然敢收那么多现金,而且还放在家里。

八四年后大部分时间都在香港拍戏,偶尔回到台北拍几部片。九四年嫁入香港,结婚至今二十五年,我魂牵梦萦的地方还是台北。这次回到永康街,才知道梦里徘徊的地方,我进不去的地方,就在永康公园对面六巷x号的四楼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
不代表本站菲律宾娱乐的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好文推荐

站点信息

  • 文章总数:766
  • 页面总数:0
  • 分类总数:8
  • 标签总数:657
  • 评论总数:0
  • 浏览总数:41692